臺灣墾丁租電動車出事兩次被訛

凌晨2:51,翻來覆去睡不著,還是想把昨天發生的事記錄下來,警醒自己也希望能夠給別人一點參考。2019.12.4 在墾丁大街靠近小灣的有個“嚕嚕咪”車行,在路邊,可以租借電動車,這種租車行在墾丁隨處可

凌晨2:51,翻來覆去睡不著,還是想把昨天發生的事記錄下來,警醒自己也希望能夠給別人一點參考。

2019.12.4 在墾丁大街靠近小灣的有個“嚕嚕咪”車行,在路邊,可以租借電動車,這種租車行在墾丁隨處可見。因為第二天想要出去玩,12月3日在別家(墾丁大街康是美門口)租過電動車(500臺幣每天)覺得很方便,但是玩的路上看到過更便宜的(400臺幣每天),所以想對比下價錢。老板說可以給到300,因為好幾天沒生意了,我說如果明天不下雨就過來租借,老板(后來才知道是車行的員工)說“那好哦,明天如果沒來你就嫁不出去哦”。我回酒店和同伴講這件事,同伴隨口說了一句好毒哦,我當時覺得沒什么,還蠻可愛的,現在想起來,我真的是太善良了。

2019.12.5 上午九點多天氣還可以,如約去了租車行租車,我說需要四輛,能不能便宜些,老板說ok那一共給一千他已經幾天沒生意了。租車需要押證件,為了以防萬一,我沒有給他臺灣通行證而是大陸身份證,現在想起來是真的機智。因為3號租過,對流程比較熟悉,也知道損壞后大概要賠多少(之前租的一家有材料單,大概一千上下不等),當然主要是覺得有經驗了不會出事所以直接就大意的騎走了。可怕的事來了,在船帆石到鵝鑾鼻的路上的一個海邊,我把電動車停在一輛汽車的后面,離開時需要轉彎,因為有一點下坡所以沒拉住電動車蹭到了前面的豐田汽車。首先,我并不想逃避責任,于是在海邊一個個問是誰的車。

第一件非常惡心的事來了,車主態度非常惡劣,說不能補漆,一定要換全新的板,三千臺幣。ok,我想既然態度這樣無法溝通,那就報警走正規流程吧,警察來之前車主一直在打電話聯絡,后來他老婆也來了。警察來了登記一下,啥也沒解決,說什么沒處理過這類事。車主這時候來勁了,說什么已經問過修車行了,最少一萬,還一直讓車行和我或者警察講價錢。期間他老婆把電話給我,我沒給修車行老板(現在想起來誰知道是不是呢)說話的機會,我直接問他,大陸補漆小的劃痕是一百,大一點的兩三百,換板一千出頭,不知道臺灣市價如何,修車行老板一句話沒回復只說讓我把電話給車主老婆。我當時沒在意,當時其實應該起疑心的。后來電動車租車行老板也來了,警察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離開了???期間繼續交涉,這時候已經漲到了一萬二,也把修車行的電話開了免提,但是說的全是當地話,我們一直要求修車行說普通話,但沒有。期間同行朋友一直勸我現在事態已經變了,要不和他們商量按原來的價錢(三千)給吧,我本來是犟著的,因為問過朋友這種情況,但是朋友微信說的一句話真的是經典,“他怎么不說換臺車呢”。我當時還不太想和解,同行的朋友去交涉按三千給,車主不松口,最少一萬,兩邊起了爭執,我不想影響朋友,就開始自己溝通,朋友先去一邊。我和車行老板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大概就是1.我不想逃避責任,所以才會刮蹭后去找車主;2.大家先冷靜下來,有問題解決問題,不需要爭鋒相對搞成這樣;3.我也是學生,沒有經濟來源,大家互相體諒。這時車主態度也軟下來了,我還沒說到按原來的三千給,租車行老板突然插嘴說按一半給吧,五千,我當時心里真的MMP,覺得租車行老板是來壞事的,但是想把事情盡快解決,因為原計劃和同行朋友要去下一站,不想影響大家的行程。現在想起來,我真的不應該這么不長心眼被人牽著走,不是每個人都那么善良。

大概沒過多久,因為下雨了我們提前返回,電動車前面有一塊板損壞了,需要賠償。這時候和上一個車主更惡心的事來了,租車行非說電動車三腳架也壞了,期間也聯絡修車行(我現在對修車行這三個字討厭至極),說板1800,三腳架2800,這只是材料費,他不算我人工費。期間還給自己貼金,說什么剛才那事要不是他我需要賠一萬,MD我心里想要不是你我需要賠五千那么多???我不接受的有兩點:1.板沒有那么貴,上一次租車我看過價錢;2.三腳架沒有損壞,因為我不是開車撞了,我只是推車轉彎蹭了,這也能傷到?后來還是報了警,警察來之前我讓同行朋友都先回去了,因為淋了雨怕感冒,同時也不想連累他們(大家為了人身安全還是不要一個人)。期間,租車行老板一直說自己有憂郁癥,在吃藥,情緒非常喜怒無常,說什么要暴走,我其實是有點害怕的,所以一直轉移話題。警察還是之前那個警察,外加了一個男警察。還是講不通,警察也管不了這種事,你要他判斷三腳架有沒有歪,他是不會說的。后面租車行老板說給4000,期間警察也干不了啥,租車行老板也一直在各種打電話。那時候在下雨,我本次身上就濕了又在淋雨,所以一直在發抖。我還是想盡快解決這件事的,所以讓警察先站一邊,我和租車行老師交涉,說辭還是類似上一套說辭,反正就是求著他,我給你3000,現在就去取錢。ok人心有多可怕呢,租車行老板說現在4000都不行了,最少4600,還要加修車運費500,三天誤工費15003。我整個無語,男警察這時候把我拖到一邊說,1.賠4600,他也可以嘗試和租車行老板溝通到4000;2.沒考慮好就暫時先這樣,你也在發抖先回住的地方,我怕他傷害你(這件事還是感謝警察)。我說直接走了這件事怎么辦,男警察說走了就走了,還要怎么辦(他們解決不了,在雨中耗著也沒用,想盡快結束)。我考慮一分鐘后,決定離開,不是因為我付不起這錢,而是不是我的責任我不想被訛。警察去告訴租車行老板我要走了,他們沒權利扣留我。這時候搞笑的來了,租車行老板繼續打電話,接完后說什么讓我拿臺灣通行證換我的身份證,我當時沒理解。我在一邊問男警察,不解決對我有什么影響,警察一開始沒什么影響證件不要以后不來就是了,接著覺得不妥又說多多少少可能有點影響。警察還是把我拉一旁問我愿不愿意用通行證換身份證,說通行證明天提前去機場(我說我明天就出境)補辦就好了,我反問了一句,“他要我通行證干嘛”。警察說他以為沒有通行證你就走不了唄,但是你去機場辦一個就好了。我說ok,那我不換,接著我就直接回了酒店。搞笑的來了,我回到酒店頭發還沒吹干,前臺就打來電話說有警察找我。我出去看是剛才的警察,就是也傳達一下,租車行同意3000解決。

我頓時想到“欺軟怕硬”四個字,這時我并不想直接被牽著鼻子走。十五分鐘前是我求著說3000擺平,你一而再再而三不松口且往上加,現在知道我不怕事,求著我給3000???

我沒有馬上取錢去拿3000換身份證,因為淋雨了全身發熱就在酒店躺著,這時真正的租車行老板(我才知道剛才那個只是員工,老板的弟弟)微信語音發過來,開口就說我不想解決,我說我態度非常端正,是我犯的錯我一定承擔,他嚷嚷著要報警,我說ok剛才也報過了。沒過幾分鐘又換了個女的打電話過來,我這時大概知道警察已經不想干預這件事并且不會過來,女的是租車行老板娘,老板娘說按我說的3000解決(她的態度是好的),我說我現在不想給3000,我已經去前天租車的地方問過,最多1500,你們說你們的1800,ok我認了,但說三腳架壞了訛我,那就這樣吧。他們知道我的態度后說等會兒聯系我,沒過幾分鐘老板娘又打過來說ok,按我說的給,她不知道他們員工態度如何,她現在過來在路邊車行和我面談。我說ok,那我去取錢。我借了同行朋友1800的錢,讓他們陪我一起去,因為我覺得警察的提醒確實是對的,他們精神狀態那樣,我確實不應該一個人在那兒。后來大概就是我給了1800,拿回了身份證,那個員工當著老板娘的面態度180度轉彎,還要給我道歉???搞笑的是,晚上在墾丁大街,看到那個租車行員工(之前以為是老板的那個),他居然熱情的問我們去哪兒,仿佛什么事都沒發生,我們走過后,他騎車追上我,給了我一份街上的小吃???

我回到酒店洗洗不太舒服十點就睡了,寫了這么久現在凌晨3:58,頭昏昏沉沉的也睡不著,遇事對幾句老話感悟頗深。

1.“道歉有用的話,要警察干什么”

警察確實能力有限,在這件事中,有一個女警察兩次(賠償被刮蹭車主、賠償租車行)都參與了,對我而言,毫無幫助。第二次來的那個男警察,首先警察肯定有做得好的,比如擔心我安全,其次我并不覺得他們的態度很好,包括“不就是價錢沒談攏嘛”“你不覺得你自己自相矛盾嘛”,最后還是感謝他暗示我可以不解決。

2.“窮鄉僻壤出刁民”“欺軟怕硬”

這次遇到的幾個人,車主、車主老婆、租車行男老板、租車行員工,給我的感覺都是黑社會一樣的,嗓門大,不講理,你態度越好他踩你越厲害。沒有地域歧視,在沒有利息牽扯的前提下,在出現這件事之前,我來到臺灣覺得當地人非常溫柔、熱情,但他們四個,令我作嘔。

另外,我現在聽到“修車行”這四個字就害怕,兩次賠償,都是三句不離修車行報的價,動不動要打電話給修車行。這幾年水到底有多深,我不敢想象。

3.“給錢的都是大爺”

在賠償租車行的過程中,最后的反轉真的是讓我對這句話感悟非常深。當我在一次又一次被訛時,我為什么一直在自責,而不是覺得反正錢是我出,盡到責任不欠別人的就好,為什么會一直被牽著走呢。

凌晨4:11了,幾點建議:

1.遇事不要怕

2.來臺灣租車小心,不要去“嚕嚕咪”

3.善良是你堅守的本性,不要被人利用

我本人,即使現在想起來很生氣,包括現在文字記錄時也很懊惱自己的懦弱。但是在整件事處理過程中,語氣過于禮貌,甚至卑微。哪怕是我明明知道這是騙局,我還是對車主說“謝謝理解,也耽誤您不少時間,真的非常抱歉,也許錢不夠,但也請您退一步”,在租車行員工當著老板娘面態度180度轉彎道歉時,我依舊說“沒關系,本來就是我的錯,真的不好意思,我能理解你們的心情”。我還是愿意堅守我的善良,但我不確定以后遇到同樣善良的人,我會不會擔心被騙而留個心眼,我自來討厭這種做法。當人家對你坦誠相待,我卻懷有質疑時,我會愧疚,但我現在,也會害怕,當人與人之間沒有了信任,這是我們期待的未來嗎????

閱讀全文

免責申明:我們致力于保護作者版權,轉載或引用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部分源自互聯網,無法核實真實出處,如涉及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謝謝!

© Copyright 2010-2020 四零四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四零四文學網 - 有趣兒的文學知識網

七星彩中奖结果 黑龙江p62 福建快3 风云足球直播 陕西快乐10分 好易配资 鼎牛配资官网 辽宁十一选五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推荐九梦财富 篮球比分手机 贵州11选5 股票配资论坛找象泰配资服务出色GO 篮球nba比分直播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