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 Q3 交付量再刷記錄但 10 萬臺里程碑沒能實現

2019-10-08 12:23:13 新智駕

325fec07080f840f4143e148828f32cd

bcd4e73ad8604b42acf3ff925450c2e9

光賣車不掙錢也不行啊。

文?| 大壯旅

新智駕按,特斯拉官方消息稱,2019 年第三季度公司在全球交付了“約 97000 臺”電動車,稍稍超出上個季度創下的 95356 臺交付記錄,比去年同期的 8.35 萬臺則高了不少。三個季度過后,特斯拉今年的交付量已升至 25.5 萬臺,意味著該公司只用三個季度就超越了 2018 年全年的交付量。

不過這也意味著,如果特斯拉想達到年初定下目標的最低線(2019 年完成 36-40 萬臺的交付任務),最后一個季度還得孤注一擲拼一把,至少把單季交付量提升至 10.5 萬臺。好在,上海超級工廠即將投產,應該能幫 Elon Musk 緩解不少壓力。雖然再創新的交付記錄,但 9.7 萬臺的交付成績還是略低于華爾街的預期(9.9 萬臺),Musk 單季交付 10 萬臺的里程碑也沒能實現。需要注意的是,特斯拉還在新聞稿中聲稱,這次公布的數據稍顯保守,因為被算在交付量里的車必須辦好所有手續。因此最終交付數字可能會再高上 0.5% 甚至更多。

除了交付數字,特斯拉還宣布,第三季度共有 96155 臺電動車走下生產線,這一數字也再創歷史。不過,這 9.7 萬臺交付的車輛中,有 7.96 萬臺都是 Model 3。也就是說,這個季度 Model S/X 一共只賣了 17400 臺,比上個季度的 17650 臺還低呢,而 Model 3 這款“平價”產品顯然沒有自家大哥 Model S/X 利潤高,銷量很難轉化為實打實的真金白銀。值得欣慰的是,拿訂單方面特斯拉依然強勁,本季它們也再創紀錄,為最終季的交付打下堅實基礎。

對特斯拉來說,在訂單、生產與交付端連續完成“三殺”確實相當重要,畢竟今年第一季度鋼鐵俠的公司起步慢了點。當時,甚至外界猜測特斯拉在需求端出了問題,畢竟北美第一波吃螃蟹的用戶基本都拿到了新車,而在歐洲和中國等新興市場想取得突破還需要時間。

雖然訂單、生產與交付均創下記錄,但第三季度特斯拉能否拿出一份好看的財報恐怕還要數周后才能見分曉。畢竟上個季度形勢一片大好的情況下電動巨頭還是虧損了 4.08 億美元,而今年第一季度特斯拉則巨虧 7.02 億美元。顯然,去年 Q4 盈利的勢頭 Musk 沒能保持下來。除此之外,華爾街還罕見地認為特斯拉將遭遇營收減速,這是 2012 年以來的第一次。這樣看來,即使夏季的降成本大作戰成績頗豐,恐怕 Musk 也難帶領特斯拉實現盈利了。Q3 交付與生產數據一出,投資者也難掩失望,特斯拉股價在周三盤后交易中下跌超過 6%。

d06006bc453299081366efebc42f787b

智能召喚光遭吐槽

除了硬件方面的各項里程碑,特斯拉最近還向用戶推送了最新的 V10.0 軟件。用戶不但能在中控大屏上找到各種流媒體視頻服務,還能聽歌玩游戲。不過,其中最受人關注的恐怕還是全新的“智能召喚”功能。短短幾天內,世界各地的特斯拉車主就用了 55 萬次智能召喚功能。可惜,這項功能由于各種不成熟而受到了特斯拉車主的廣泛吐槽。雖然宣傳上智能召喚功能異常強大,但特斯拉還是告訴用戶,想使用這項功能首先要確保自己處在車輛周圍 200 英尺的范圍之內,同時視線還要能清晰的看到自己的車。與 Autopilot 一樣,特斯拉還提醒用戶時刻監控自己的車及其周圍環境,“特別是快速移動的人、自行車和汽車”。

這項爆紅的新功能也受到了監管部門的關注,美國時間本周三 NHTSA 就表示,它們已經收到了智能召喚的相關報道,正積極與特斯拉聯系以搜集必要信息。安全是 NHTSA 的第一要務,如果發現安全缺陷它們會立刻行動起來。

d06006bc453299081366efebc42f787b

人才流失從未停步

雖然昨天曝出了人才并購消息,但特斯拉吃進人才的速度可能還沒流失的快。今年第三季度,特斯拉甚至丟掉了自家 CTO JB Straubel。隨后負責歐洲運營的副主席 Jan Oehmicke,工程副主席 Stuart Bowers 以及能源運營資深副主席 Sanjay Shah 也相繼“離隊”。

特斯拉人才流失嚴重,其實早已不是什么新鮮話題了。無獨有偶,特斯拉在今年遭遇自動駕駛關鍵的技術人員持續流失。此前,負責自動駕駛業務的副總裁Jim Keller離職加入英特爾,首席工程師Doug Field則重新回歸蘋果從事與自動駕駛技術相關的項目。那么,問題是特斯拉人才流失為什么從未停步?據新智駕了解,一位已離職的特斯拉高管給出的理由是難以接受 Musk 創造的長期高壓的特斯拉公司文化。馬斯克一直在探索如何讓特斯拉在成長為業界巨頭的同時保持創業公司的靈活高效(這兩者其實是天然沖突的)。

例如,除了身體力行的每周工作 100 小時以上,出于強烈的危機感, Musk 也一直在刻意營造不惜代價、全力以赴的公司文化,督促所有員工保持創業心態。特斯拉智能電動汽車行業領導者的地位讓它在吸引人才方面確實沒遇到什么阻力,大量來自 Apple、Google、豐田、奔馳等互聯網和汽車行業頂級公司的人才加盟特斯拉,所謂“一起改變世界”。

但他們很難理解,一家成立十四年的公司,仍然面臨工作量巨大、員工福利不甚領先、甚至可控范圍內的混亂和無序——所有創業公司具備的元素,在特斯拉出現都不必驚訝。比如加入特斯拉 6 個月火速離職的前蘋果開發者部門高級總監、Swift 之父 Chris Lattner,回憶特斯拉的職業生涯時是這么說的:(在特斯拉)我努力工作,也有巨大的收獲。我仍然堅信特斯拉的使命,看好走獨特技術路線的 Autopilot 團隊。但我跟特斯拉似乎不太合拍。

Chris 是 Model S 和 Model 3 雙料車主,他曾公開宣稱自己是特斯拉的鐵桿粉絲。加入特斯拉時他評價 Autopilot 是一項“非常重要且非常困難”的技術挑戰。但最終在短短 6 個月后因為“不太合拍”離開了特斯拉。他的下一站選在了蘋果之后硅谷另一家員工福利和滿意度名列前茅的公司 Google。其實,馬云就曾說過:“公司人員流失嚴重,無外乎兩點,第一,錢沒給到位;第二,老板讓員工受委屈了。”

于特斯拉而言,你認為哪種原因會多一些呢????

七星彩中奖结果